「编程猫」融资13亿破记录 编程是如何风靡到小学生课程的?
2020-11-24 16:35:14
  • 0
  • 0
  • 0

新生代父母注重孩子的全面发展,育儿观念也更加国际化,而编程作为“全球性语言”也被家长放进了孩子必学的兴趣课清单中。

近日,编程猫宣布完成13亿元D轮融资,打破了国内少儿编程最高融资记录,为何今年以来这个赛道的融资情况这么火热?

编程在近两年里呈现出集中爆发的趋势,少儿编程教育到底好不好做?发展途中又有哪些难题呢?

编程是如何风靡到小学生课程的?

今年以来,有关少年儿童学习编程的新闻特别多。年前就有苹果CEO蒂姆·库克在微博上给“Vita君”送生日祝福,引发了全网热议。

“Vita君”目前在B站是特别火的编程UP主,通过视频教大家学习Swift编程语言,目前粉丝量已达到6.7万,同时视频播放量已经逼近120万。这让“编程”这一门兴趣课收获了一大波家长的好感。

随着居民可支配收入的增加,父母也能够负担高价、高质的产品。更重要的是,英国、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已经将编程纳入中小学正规课程。在我国,部分省市已经将编程思维的考题作为高考试题。未来,编程思维和编程能力会成为大众需要掌握的能力标配。

如今各家编程公司都在不同程度地加大着营销获客力度,广告、直播,以及各种品牌传播活动纷至沓来。

除了编程猫以外,今年还有数家知名少儿编程机构在获得了融资:2月VIPCODE获战略投资;3月代码星球获Pre-A轮融资,小码王完成1.5亿元Pre-C轮融资,乔斯少儿编程获战略投资;4月编程猫完成2.5亿元C+轮融资;5月获腾讯B+轮投资的西瓜创客。

为何资本竞相流入这个赛道呢?笔者认为以下三个原因尤其重要。

其一,随着在线教育行业的渗透率不断提升,K12赛道竞争火热,资金大多向头部玩家聚集,这意味着,现在K12赛道玩家已经很难入局,同时很多资本不得不把投资重心转向其他赛道。

其二,根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在我国,少儿编程的市场渗透率仅1.5%,对比教育发达国家近50%的渗透率,意味着它有巨大的成长空间,即使未能上市,资本也不会打水漂,少儿编程市场未来成长性较高。资本的目光也快速聚焦到少儿编程这个领域。

其三,经过五年的发展,少儿编程行业已出现头部效应,像编程猫这样的头部玩家发展势头不错,而且已经解决了运营过程中的师资和课程等问题,经营状况良好。

编程并不好做  编程公司曾接连暴雷

少儿编程并非是在今年才跑出来的“黑马”,早在前几年少儿编程领域就掀起了创业潮。在互联网普及的今天,程序员的高薪资和稳定性也成为了家长心中的“铁饭碗”,家长让孩子学编程,与多年前让孩子学“奥数”的逻辑是一样的,无非就是想让孩子不输在起跑线上。

据天眼查的最新数据显示,如今在业的“编程”相关企业有2214家,而在最近一年内就有719家新企业成立,市面上的少儿编程课机构多如牛毛,良莠不齐,覆盖年龄段从3岁到十几岁。

编程课程主要分为线上录播课、线上直播课、线下面授课等,孩子可选择性学习Scratch、Python、C++等课程,价格从2000元到万元不等,相对而言价格较高。拿小码王来说,目前旗下的业务板块包含小码王少儿编程、小码王C++集训营、小码王在线、小码王国际游学、小码王校园、小码王社区等。

早在2018年,编程赛道就赢得了投资人的青睐,高瓴、真格、经纬创投等纷纷进场。彼时获得融资的少儿编程机构就超过30家,总融资金额超过20亿元。

但是那时候家长们还没有把编程作为孩子的必学科目,市场需求还不大、课程体系尚未完善、师资力量匮乏、再加上不成熟的运营模式等原因,少儿编程行业不断爆出负面新闻,裁员,停课,倒闭的不胜枚举。

截至去年8月底,倒闭的教育机构超过20家。少儿编程甚至一度成为在线教育领域最大的雷区。少儿编程行业在去年经过了第一次“洗牌期”后,这次将目光转移到了线上。

头部玩家在少儿编程赛道上持续投入也换来了回报,去年12月,中新网报道:中国14岁以下学习编程的“小程序员”数量猛增,国内少儿编程行业用户规模已超过一千万。

疫情期间,西瓜创客于1月30日宣布为全国中小学生提供免费的“在线数学思维课”;核桃编程免费提供了10万份价值499元的正价编程课;编程猫则承诺疫情期间为所有合作机构免费提供Kitten&Python全套课程。

可以说编程在疫情期间怒刷了一波“存在感”,但是少儿编程这个生意却不是那么好做的。

编程的痛点有哪些?

2017年7月,《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印发,明确指出在中小学阶段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逐步推广编程教育。教育部发布《2019年教育信息化和网络安全工作要点》,要求推动在中小学阶段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逐步推广编程教育。

此后,不断有国家和地方政策鼓励少儿编程,少儿编程市场也变得更加火热。但少儿编程行业尚处于早期发展阶段,依然面临着不少行业痛点。

其一,获客成本高企不下。2018年年中之前,少儿编程的获客成本基本在3000-4000元,今年少儿编程机构增加了在效果类投放渠道的投放,导致了少儿编程机构的线上整体获客成本上涨到超过1万元,甚至超过少儿英语。但是少儿编程行业还处于用户培养阶段,尚未到“用户收割”阶段。少儿编程机构之间在更注重用户的转化率的渠道投放上的竞争日益白热化。

其二,市场渗透率不高,非刚需是行业发展艰难的因素之一。少儿编程机构想要扩大生源,快速扩张很难,形成正向现金流更难,在时间上远超投资人预期。市场需求弱也间接导致了行业续费率低,用户对少儿编程行业的认知以及机构的品牌认知还较浅,多数父母让孩子学编程只是尝鲜,而长期将少儿编程作为孩子每年必学科目的家长只占少数。

其三,专业人才紧缺,编程老师需要计算机专业的,但是计算机专业出生的一般会选择互联网大厂,少儿编程老师的发展前景远不如进入正规企业,并不是对口专业毕业生的优先择业选项。

目前比较难从社会上找到能少儿编程项目的人才,基本都得从零开始企业内部培养,而这类人才的培养周期较长,而且相对应的是,目前的编程老师的素质也普遍不高。

其四,课堂内容同质化严重。目前市面上的机构并没有做到差异化竞争是困扰少儿编程机构的另一个难题。老师上课的课本和教案过于相似,且并不能“寓教于乐”,而且对于孩子来说,自制力不强,单方面靠在线观察进行,效果并不好。

编程未来将如何?编程的机会有多大?

据《 2017-2023 年中国少儿编程市场分析预测及发展趋势研究报告》数据显示,目前国内少儿编程市场规模达105亿元,并且每当渗透率提升1%,整体市场规模有望再扩大100亿元。当渗透率达到20%以上时,才预示着少儿编程行业发展迈入中期阶段。

当下少儿编程行业仍处于行业早期,企业想要突出重围,还有很多事情可以做。

1、从线上供给来看,线上产品解决方案的多样性不足,可以细分出更多的品类。成年人的编程注重技能,少儿编程则注重思维训练。

课程要围绕提升孩子的计算思维能力和创新解难能力来谈。比如增加编程游戏启蒙、可视化图形编程等等,课程形式上也要更加丰富,除了在线编程一对一之外,还要培养学生之间的互动性,开设在线小班课,在线大班课等等。

2、从线下供给来看,线下网点供给远远不够,由于今年疫情再加上线下课程价格偏高的原因,主打线下的编程机构的估值被压低。但线下永远是个蓝海,谁能率先拿下线下,谁就能够占据线下红利。

拿编程猫来说,它就面向学校、培训机构等提供全套编程教育解决方案,并在全国200多个城市开设了600多家线下学习中心。目前编程猫与清华大学、香港大学、人大附小等1万多所公立学校达成了课程合作。

少儿编程行业发展从市场需求上来看仍偏上升期,但如今这个行业已经不是“风口创业”,除了关注基本的增长,资本也会更关注财务模型的健康度,如续费率、ROI和现金流等关键指标。课程延续性、生源、平台口碑等构成少儿编程的生命线。

资本对于行业的把握,向来是最准的。编程不再是一个准入门槛颇高的领域,反而在互联网的助推下“飞入寻常百姓家”。少儿编程想要在未来获得长久发展,要改变粗制滥造等急功近利式的野蛮发展,精细化经营慢慢摸索方为正道。

本文作者:宁缺

文章来源:松果财经,转载请注明版权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