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偶像PK现实偶像,哪个更能发挥粉丝经济效应?
2020-11-26 16:25:19
  • 0
  • 0
  • 0

最近,韩国娱乐巨头SM公司推出的虚拟偶像女团aespa抄袭英雄联盟虚拟偶像女团K/DA的事件闹得沸沸扬扬。

虚拟偶像的高光时刻真的来了吗?虚拟偶像和现实偶像,哪个更能发挥粉丝经济效应?哪个能为企业创造更大的经济价值呢?

粉丝经济是什么?在现实偶像中如何表现的?

粉丝经济泛指架构在粉丝和被关注者关系之上的经营性创收行为,是一种通过提升用户黏性并以口碑营销形式获取经济利益与社会效益的商业运作模式。在媒介创造的虚拟环境中让粉丝们充分调动情绪,产生情绪化的模仿和顺从行为,继而产生付费行为。

为爱豆打榜,参加应援活动,买周边,为偶像代言的产品冲销量,支持偶像本人作品和衍生商品(专辑/单曲/影视作品/商品代言/杂志/报道)是真人偶像中常见的粉丝经济变现方式。

拿爆火的真人偶像举例,范丞丞仅凭一张微博自拍净赚480万;王一博仅今年2到6月就新签约15个新品牌代言,在2020年第二季度商业价值排行榜排名第一。肖战单曲《光点》在冷启动下线上发售仅四天,轻松破亿创造纪录。

这一系列奇迹般的数据都是由真人偶像带来的,艺恩根据全网数据预估,2020年中国偶像市场规模将超过1000亿,其中由粉丝情感化消费带来的收入约500亿。

但是,粉丝经济却不止真人偶像这一种,互联网突破了时间、空间上的束缚,粉丝经济被宽泛地应用于网红,主播,虚拟偶像等多领域。根据艾瑞咨询与IMS天下秀发布的《中国红人经济商业模式及趋势研究报告》,报告显示,2019年粉丝经济关联产业市场规模超过3.5万亿元,同比增长24.3%,预计2023年将超过6万亿。

正是趁着这一风势,虚拟偶像也逐渐走到了台前,近日,韩国娱乐巨头SM公司推出的虚拟偶像女团aespa的MV被曝抄袭K/DA女团的《POP STAR》,导致了aespa的新歌《Black Mamba》被刷到1.9分的低分。

韩国SM公司在全球娱乐圈中颇有赞誉,可以算是偶像行业的风向标。曾经的韩国明星也风靡大陆,如今旗下的虚拟偶像团体却被曝抄袭英雄联盟虚拟偶像女团K/DA,这当中释放了什么信号呢?

虚拟偶像女团K/DA胜在哪里?

相较于其他的虚拟偶像,K/DA的优势很大程度上就在于《英雄联盟》在全球内拥有的众多粉丝,很多人将游戏里的英雄梦折射在女团身上。

根据《2020年中国粉丝经济市场发展规模现状及未来前景分析报告》显示,追星群体的年龄趋于年轻化。“90后”群体中追星族占比仅26.78%,“95后”中的比例上升至50.82%,而“00后”则有7成认为自己属于追星一族。

而Z世代对二次元事物的喜爱度更甚。根据艾瑞数据统计,2019年中国动漫行业总产值达到1981亿,泛二次元用户规模达到3.9亿。喜爱动漫文化、愿意消费动漫产品的群体会进一步扩大,二次元文化也将逐渐从“亚文化”变成“主流文化”。

和真人偶像一样,9月29日,K/DA开启了连续五周的应援活动,粉丝们纷纷在小红书、微博、B站、快手、斗鱼等平台上携带话题发布相关内容,或者观看、点赞、转发相关内容。为偶像博热度,再加上本身歌曲质量高又在各大活动上的频繁露面,K/DA很快在虚拟偶像中出圈。

不仅能够与粉丝互动交流、K/DA女团在人设个性上也越来越丰富,在变现能力上也越强,直播、商演、代言样样都行。业内人称K/DA是更加接近真人偶像的虚拟偶像3.0。

而在娱乐圈中,虚拟偶像也成了各大娱乐公司力捧的对象。爱奇艺的《跨次元新星》是首部虚拟偶像综艺节目,也是各家娱乐公司在虚拟偶像市场的试水。齐鼓文化、乐华娱乐纷纷到场,更有明显艺人为其站台。

在像K/DA这样的虚拟偶像收获掌声的同时,真人偶像所面临的挑战其实也与日俱增。未来在娱乐公司的推动下,虚拟偶像与真人偶像的碰撞火花会更加激烈。

虚拟偶像真的能压倒真人偶像吗?

根据《2019年虚拟偶像观察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目前有4.9亿中国人对ACG(动画、漫画和游戏)感兴趣,全国有3.9亿正在关注虚拟偶像,或者正在关注虚拟偶像的路上。中国二次元用户闺蜜达4.9亿,二次元圈层人数仍在逐年扩大。

虚拟偶像是基于算法,通过绘画、动画、CG技术等,在虚拟、现实场景中实现非真人的歌舞表演,自虚拟偶像概念问世以来,形式几经更新迭代,今天的虚拟偶像已经成为了科技同商业、文化完美结合的一种产物。

它们有的来自于游戏,有的来自于动漫,有的来自于自媒体。虚拟偶像相比于真人偶像来说有很多优点,他们/她们不会老,安全可靠,人设永远不会崩,可塑性很强,自带各种技能,还能与粉丝共创。而在真人偶像中,明星一旦出现负面新闻那给资本带来的伤害是无法估量的。

而在技术、生态不断完善的同时,虚拟偶像也来到了新战场上。

在直播带货大火的今年,虚拟偶像也加入了主播阵营:上海禾念公司旗下的6位虚拟偶像在天猫青年实验室的直播间,为博士伦、美的等品牌进行带货;洛天依以女性用品带货官的身份在淘宝直播间带货,当晚直播在线观看人数一度高达630多万。

虚拟偶像鼻祖“初音未来”成为“淘宝人生次元大使”人气值已经达到了 2406 万。虎牙虚拟主播“画粤”也身披广绣,化身直播带货小能手……

虚拟偶像可以唱歌跳舞、参加选秀、讲相声、做品牌代言人、直播带货,在某种程度上说,真人偶像可以做的事虚拟偶像都可以做到。

那么虚拟偶像真的能压倒真人偶像吗?

在培养成本上,虚拟偶像比一个真人偶像的价格高得多,业内人士指出,虚拟偶像制作一首歌时长的3DCG视频,成本就要在十万元左右;如果结合歌曲、舞蹈以及MV内容,成本即可达100万元;如果要举办虚拟偶像的专场演唱会,成本高达2000万。

在经济效应上,目前来说市场上也更加偏爱真人偶像的,毕竟在粉丝数量上,明星经济还有很大的市场空间可挖掘。而我国目前的30多位虚拟偶像中,只有洛天依才算勉强盈利。

偶像的换代往往是跟随技术革命的。30年代,随着电影的发展,传播力更强的电影明星取代了戏曲明星。80年代,随着电视的普及,传播力更强,成本更低的电视明星取代了电影明星。近五年,随着移动终端的普及,直播平台,短视频平台兴起,网红主播们成为新的红人经济。

而虚拟偶像能够给粉丝用户提供多样化、个性化的商品和服务,市场空间不可小觑。随着未来动作捕捉技术和机器人情感分析的进步。虚拟偶像很可能超过真人偶像。

但是目前来说,虚拟偶像还存在一些无法解决的痛点:首先,虚拟偶像的受众还不是特别广,需要教育市场提高认知,出圈成本高;其次,目前新的虚拟偶像产品差异化不大,不能充分调动粉丝情绪;另外,在技术上门槛较高,即便是头部公司也不能做的很好。

虚拟偶像的生死靠什么决定?娱乐公司为什么要花大力气在虚拟偶像身上?

对于真人偶像来说,经济公司就是自己命运的主宰,即便是再红的明星,也不敢违背经济公司的命令,一旦被雪藏,艺人前途将不堪设想。

那么虚拟偶像的生死靠什么来决定呢?

技术是决定虚拟偶像生死的最关键因素。虚拟偶像是技术进步的产物,需要先进的建模技术以及动作和面部表情捕捉软件。

尽管英雄联盟虚拟偶像女团K/DA拥有一众粉丝,但在成员卡莎的“DRUM GO DUM”概念视频中,也有众多粉丝表示不满:称其只是在三次元MV里插入卡莎的照片,根本不是概念视频。

可以说,粉丝们对于模型以及动作、表情的关注非常高,但国内并没有优秀的动作捕捉和面部表情捕捉的硬件和后台技术,技术整合难度非常大,而且完成动作捕捉后还要对虚拟偶像进行大量的手工数据修复,成本也很高。

另外,在虚拟偶像呈像的介质方面,对于场地、设备、明暗环境、执行团队的要求很高,目前还无法做到无障碍交互,在这方面中国市场要做的还有很多。

中国本土虚拟偶像市场尚处于萌芽阶段,玩家们蜂拥而至,都想做第一批吃螃蟹的人。在如今的商业化环境中,绝大多数客户还是对真人明星的流量十分依赖,对虚拟偶像的合作投入还在尝试阶段,但是随着技术的进步和粉丝力量的壮大,说不定哪天就变了呢?

本文作者:宁缺

文章来源:松果财经,转载请注明版权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