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送模式”定义即时配送市场,C端为何独爱“一对一”?
2021-10-25 09:51:04
  • 0
  • 0
  • 0

依靠“一对一”模式领跑即时配送市场的闪送,正在迎来新一轮行业排位赛。

闪送广告语大家并不陌生——“1分钟响应,10分钟上门,1小时送达全城”,念起来十分顺溜,而闪送的“一对一”配送服务,也是十分“顺溜”。

消费升级趋势下,闪送开辟的即时配送服务战场正在被越来越多巨头盯上。熬过同行价格战,在用户心智培育逐渐成熟的当下,作为“一对一急送”模式的首创者,闪送未来或将迎来更广的发展空间。

如今,闪送深入下沉,其业务覆盖城市从222座拓展到229座,试图在下沉城市复制商业模式并抢占先发优势。

在物流巨头酣战之时,闪送这位独辟蹊径的头号玩家,能否站稳第一?

即时配送行业“领头羊”炼成记

鲁迅先生曾言:“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是很令人佩服的,不是勇士谁敢去吃它呢?”

闪送就是这样一位勇士,是第一个敢于“吃”即时配送蛋糕的企业。

2014年,闪送首推“一对一急送”的模式,明确规定闪送员从取件到送达全程一次只服务一个客户,点对点送达。

当时市场背景是,物流巨头们正在为电商订单“打在·”的不可开交,“三通一达”驶入菜鸟体系、顺丰凭借速度优势单干,大家根本无暇顾及即时配送行业内的市场需求,同时过高的成本,也让陷入争夺战的物流巨头们可望不可即。

毕竟,这类用户何时下单、在哪下单都不确定的场景,决定着快递公司想要入局就得从零做;而当时物流效率顶多也是次日达,根本无法满足急送需求的小时达,这也意味着快递公司要投入更多的成本提速。

但物流巨头不入局,并不代表即时配送没有市场需求。根据前瞻网数据,2014年即时配送行业的订单量就达到了11.7亿单,2019年更是突破180亿单,达到182.8亿单,同比增长36.93%。

闪送的“一对一急送”的定位,瞄准就是这样一个空白市场;况且其这类定制化的服务,不论是在时效上,还是安全、确定性上都更高,完全能满足拥有急送需求的用户。

据公司披露,闪送初期起步价也只要59元,就算远点的地方,一单运费也不要一百;如今起步价下降到16元起,并且服务全年24小时在线,1分钟响应,10分钟上门,平均1小时送达。

也就是这种实质从消费者角度出发,为用户解决“忙”“难”“急”“懒”四大痛点需求的模式,也为公司带来了好的发展势头。

据了解,闪送业务上线仅用了两年时间,在2016年就实现了盈利,自创业之初更是保持了年300%的高速增长。

另外基于模式上的优势,闪送不到三年时间就做到了即时速递行业独角兽地位,并从2017年连续三年蝉联《全球独角兽企业500强榜单》。同样这样让其颇受资本市场的青眼,成立至今闪送完成了10轮融资,最近一轮是1.25亿美元的D2轮融资。

截图来自:企查查

如今公司还进行了品牌定位升级,“一对一急送,专门送您这一单”的新品牌定位更加明确了闪送从消费者角度出发做服务的决心,同时还牢固了闪送在行业领头羊地位。

截止目前,公司在覆盖城市以及服务次数、用户数和市占率都是第一。

根公司披露,经过七年发展,闪送已覆盖全国229个城市,累计服务人次超过1亿,在同城即时速递服务领域稳居龙头地位。另据易观千帆数据,在2020年8月同城即时速递服务APP TOP 5榜单中,闪送以132万活跃用户规模稳居首位。

所以可以这么说,敢于第一个吃螃蟹的闪送,是勇士、也是智者;靠自身勇气尝到了即时配送市场的甜头,也靠精准定位优势,稳坐在即时配送业领头羊位置。

C端壁垒稳固,巨头“撼不动”闪送

一般竞争激烈的行业容易出现“羊群效应”,即市场内有一只领头羊占据了大家主要的注意力,那么整个羊群就会不断模仿领头羊,领头羊去哪吃草,羊群就去哪吃草;然而这类从众跟风心理,往往容易导致羊群走向失败。

目前即时配送业发展现状也符合羊群效应,美团推出跑腿服务,顺丰推出顺丰同城,还有UU跑腿、达达快送等后浪玩家悉数登场。一言以蔽之,大家都在加快进军即时配送业的步伐,但要想复制“一对一急送”模式却很难成功。

首先,闪送模式专注的C端市场,具备的“个性化”、“高度离散性”和“及时性”这些特点让巨头们望而止步。

其次,互联网巨头不可能抛弃原有主营业务,去专注做C端市场。好比顺丰不可能将重心押注在同城配送业务上,抛弃快递物流这类主营业务。

因此互联网巨头们做即时配送市场逻辑是,依据本身业务来调整,专注于B端商户的需求。

美团也是如此,其即时配送业务辅佐的是外卖餐饮商户的订单,以赚取佣金支撑盈利;况且其采用拼单模式,往往这类模式的外卖员可以接多单,安全性较差,包裹容易送错或者漏发,不符合急送用户所需要的服务。

就算后期美团推出跑腿业务,但也没有摆脱对拼单模式的依赖。

另外一些中小玩家想要入局,因为资金问题也难维系后续一对一模式的发展,往往还是会采用拼单模式来运营。

所以,如今闪送的模式依旧处于一个无争地带,具备唯一性。

况且再论这类专属定制模式发展潜力,闪送不论是过去还是未来,它这类专注C端用户体验感的模式,都是整个消费行业要前进的大方向。

消费升级的年代下,带动了个性化的定制化服务以及其他专属类服务市场的发展;同样快递业也朝着这方向发展,同城配送、送货上门渐渐成为大家的刚需,但快递企业因为价格战、订单量庞大、送货上门成本高等问题,还是维系的代收点的模式,难以为用户提供送货上门的服务。

但闪送“一对一急送”模式这类定制化服务,往往能解决快递业“最后一公里”的问题。

另外谷歌有这样一套理念:一切以用户为中心,一切都会纷至沓来。闪送这类以用户为中心,去做真正服务社会及用户的事情,解决“忙”“难”“急”“懒”四大痛点问题,恰好是与用户进行了精准的心智对接,未来一切也或都会纷至沓来。

总的看,模式复制难、具备唯一性,发展潜力又符合消费升级后的物流业大趋势,闪送靠“一对一急送”模式还能顺势登高,迎来更广的未来。

突破下沉,领头羊位置更稳

在流量见顶的存量争夺战中,消费下沉同样成为各大业巨头的关注点,拼多多靠下沉策略成为电商三巨头之一,蜜雪冰城成为奶茶界的下沉之王......作为即时配送业领头羊的闪送,同样在下沉市场发力。

截止目前,闪送的业务覆盖城市已经从222座拓展到229座,包括了三四线以下的乡镇城市;但下沉市场究竟能为闪送带来什么?公司又有什么底气做好?

闪送曾发布用户数据,一线城市以商务为主,三四线城市还有不少“懒”需求。2020年,闪送开始下沉发力三四线城市,发现这些三四线城市的增速比一二线城市还快。

由此可见,看起来与高端定制化服务用户圈层不符的下沉市场,因为消费升级及各类个性化需求,反倒是闪送这类服务企业的消费客群。

创始人杜尚骉还曾表示,“根据市场收入水平进行定价,虽然比一线城市的价格低,但三四线城市是轻运营模式,一个城市只需要一两个人来管理,成本低了,基本上每天一两百单就可以盈利。”

可见,下沉市场能为闪送带来更大的盈利空间。

但闪送做下沉,不但在意的是市场需求及红利,更多的是为了服务社会,为闪送员提供优质培训和从业机会,为用户提供更暖心的服务,为维护和谐社会出自己的一份力。

据了解,每年的11月23日是闪送的骑士节,同时公司在每季度都会评选一次“善行者”,用来表彰那些向陌生人付出善意、传递善意的闪送员。

这意味着,闪送不单通过培训闪送员提升用户体验感,还在为社会传递着积极、温暖的正能量。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闪送已组织超20万闪送员加入到“小善行动”中,开展各种公益活动;爱心助考覆盖全国超222座城市高考考点,走进敬老院56所等等。

而闪送做下沉的优势,则在于公司的规模,口碑以及技术。

除开领头羊的位置,闪送的口碑做到了业内第一。据第三方调研显示,去年疫情期间,光闪送完成医院的订单数目就达到60525次,帮助客户采购医疗防护用品的次数达到2898次,收到7155次感谢。

而今年公司的重点,就是把已经拓展的城市做精细化运营,包括调度系统的优化、客群的划分等等,这为突破下沉市场再添帮手。

总的看,第一个吃螃蟹的闪送,凭借难复制的“一对一急送”模式,做到了行业领头羊的位置;而其进一步突破下沉市场,为地位稳固及社会温暖的传递再添砖瓦。目前即时配送市场虽然有多个竞争者,但竞争意味着进步,行业多元发展才能为社会创造更多价值。

作者:叶小安

文|松果财经(songguocaijing1)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